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学科动态 >> 正文

抗埃阵地上的特殊生日

作者:发布时间:2015/2/3 0:00:00
当地时间1月31日晚,当点着蜡烛的生日蛋糕伴随着医疗队队员深情的生日祝福歌缓缓送来时,唐都医院援非医疗队队员郝春秋教授的眼睛湿润了。今天是郝教授50岁生日,而这一天对他来说意义非同寻常!

9:00,郝教授到厨房帮厨,摘菜、洗菜、切菜、擦桌子、扫地......每件事干的像模像样,井井有条,俨然一副家庭主妇的样子。他笑着说:“平时工作忙,没有时间替家里人分担家务,这也算是实习吧!”看着他忙碌的身影,丝毫没有大教授的影子,唯一熟悉的是他那双镜片后的双眸闪烁出在病房查房时的认真与执着。

12:00,经过一上午的忙碌,丰盛的午餐陆续端上来。郝教授没有顾上吃饭,又拉着连建奇教授讨论前一天下午收治的一位重症患者病情。两人几番分析、讨论后又来来回回穿梭在其他专家的饭桌间,与他们交换意见。直到意见基本达成一致,郝教授才停下来吃饭,这时餐盒里的饭菜都凉了。

15:00,医疗队还有些营具没有安装好,郝教授又同郭万刚、阴继凯、张野等年轻同志一起动手安装桌椅。利比里亚天气闷热,稍微动一下就浑身冒汗,他这一干就是1个多小时,汗水顺着脸颊流到了脖子,头发、衣服也彻底被汗水浸湿。17:30,队员们兴高采烈地给郝春秋教授举行了一个简单又别开生面的生日Party。医疗队辛政委为他戴上用隔离衣做成的象征平安幸福的蝴蝶结,他激动地说:“人生能有这番经历,也算没白活!”

此时,郝教授默默地向东方远眺,无情的岁月在他脸上刻上了道道年轮。年过半百的他想起28天前母亲刚刚离世,而他因为要远赴利比里亚执行援非抗埃任务,没有机会在老人床前尽一份孝心。想到这里,愧疚、自责占据了内心,他不禁喃喃自语道:“妈妈,您若泉下有知,一定能理解儿子、保佑儿子!”

19:00,埃博拉治疗中心灯火通明。此时郝教授在值班,电话报告1床患者EBOLA-PCR结果为阳性,结合患者有明确埃博拉接触史,该患者确诊为埃博拉,需立即将患者从留观组转到治疗组。这是自医疗队到利比里亚后确诊的首例埃博拉患者,大家不免有些紧张。连建奇教授得到消息后,立即赶到病区,与郝教授商讨转运方法、如何加强防护以及下一步治疗方案。当患者顺利、安全转运到治疗组后,此时夜已深,郝教授依然坚守岗位,通过监控观察患者、记录病程......

这就是医疗队工作、生活的一天。这一天,对郝教授意味着迈入下一个人生篇章,成为他人生乐章的又一个起始符;对于医疗队队员意味着今后的工作更加艰辛、危险......